2018世界杯

厄齐尔为何被骂惨? 移民身份让他从不是自己人

“赢了一起狂,输了厄祖扛”,之后的德国国家队比赛,厄祖应该是不会再扛了。根据德国天空体育记者Marc Behrenbeck的说法,厄齐尔由于此前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合照事件受到猛烈批评,和德国足协的关系破裂,因此不会再为德国国家队效力。Marc Behrenbeck在节目中表示:“我觉得他在德国国家队已经没有未来了。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世界杯)的表现,而是因为整个外界环境的批评声音,比如说关于(和德国足协)沟通解释这个事件。”

此前德国队在本届世界杯上表现惨淡,卫冕冠军小组赛结束之后便打道回府。在小组赛第三场0:2输给韩国队比赛结束之后,厄齐尔更是与愤怒的球迷发生口角。球队出局之后,从队友到教练再到德国一众名宿无一例外都将矛头指向了厄齐尔,队长诺伊尔和穆勒表示球队的表现受到了合影事件的影响,主教练勒夫更是在发布会上点名指出厄齐尔的表现欠佳,“不仅仅是厄齐尔,其他一些球员也都没有表现出应该有的水平,我会为此承担责任,但我觉得这支球队是很不错的。”球队领队比埃尔霍夫则表示“在厄齐尔身上我们没有成功,这就是为何从竞技角度来讲我们本可以考虑不让他进国家队。”

厄齐尔真的踢得很差吗?从数据上看,厄齐尔仅仅出场两次就奉献了11次关键传球,只不过锋线多次浪费进球良机,厄齐尔绝对不该为德国的出局负首要责任。锋线上表现疲软的维尔纳,为金英权送上乌龙助攻的克罗斯,死抱传控战术的主帅勒夫需要负的责任绝对要大过厄齐尔。

厄齐尔引起德国队内外诸多不满的原因,追根溯源还是因为其土耳其裔的身份,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事件则直接催化了德国国内各种情绪的爆发。在德国国家足球队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大名单正式公布的前一天,在英国进行访问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伦敦接见了土耳其裔德国国脚厄齐尔和京多安,球星们向埃尔多安赠送了签名球衣,并合影留念。京多安还在球衣上写着“诚挚致敬我的总统”。一时间德国国内舆论一片哗然,更有网民呼吁禁止厄齐尔参加世界杯。

土耳其移民大量涌入德国始于1961年两国签署的劳工协议。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联邦德国经济快速发展但是劳动力严重短缺,而当时的土耳其则处在进口替代性经济发展阶段,发展水平相对低下,有大量的剩余劳动力,于是在冷战的铁幕之下,大约80万的土耳其劳工进入德国境内,为德国解决了劳动短缺的问题。由于凯末尔世俗化改革的影响力有限,大多数来自经济落后、伊斯兰教意识浓厚的土耳其农村的劳工将伊斯兰传统带到了德国,劳工们与笃信基督教的德国人在宗教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再者来自落后地区的土耳其劳工普遍文化水平较低,从事的大多为处于社会底层的职业,因此除了雇主之外,并没有多少德国人愿意与他们接触,第一代土耳其移民的社会融入程度可想而知不会很高。经过家族团聚式的第二波移民潮和二代移民的诞生成长,土裔德国人已经成为德国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2014年联邦政府人口统计显示,在德国生活的831万外来人口中,仅土族就有152万人,约占外来人口总数的18.3%。

经过半个世纪之后,土裔德国人的处境仍然没有得过太大的改善。早在2015年厄齐尔就曾向《体育图片报》抱怨了他在德国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即使自己出生在盖尔森基兴,也在德国长大,依然被人们看做是”土耳其裔德国人“。只有自己被贴上了这样的标签。没人称赫迪拉为‘突尼斯裔德国人’,也没人称波多尔斯基和克洛泽是‘波兰裔德国人’。作为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德国,多少是受欧洲中心论的影响,在少数族裔问题上的政策趋于保守,限制多于自由,差别对待多于平权。首先在国籍问题上,移民家庭的孩子必须在年满23岁之后强制选择国籍,但是对于欧盟与瑞士的移民则可以保留双重国籍,这种明显区别对待将德国的排外与较差的包容性暴露的一览无遗。国籍问题没有解决之后又会导致土耳其裔移民在一系列诸如选举权,医疗保障,教育等领域的被区别对待。虽然近年来情况有所改善,比如德国已经有中小学开始接入伊斯兰教课程,推广对母语非德语少数族裔儿童的双语教学,但是大多数土耳其裔移民在德国的境况还是处在收入与知识水平较低的社会边缘地带。

如果不出意外,德国国家队即将失去厄齐尔,对于即将年满30岁的厄齐尔而言,为德国征战8年收获过世界杯冠军如此重大的荣誉,也不会有太大的遗憾了。退出国家队意味着能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俱乐部中,毕竟厄齐尔和他的阿森纳还有许多未曾染指的冠军需要去追逐。傲慢的德国人在之后的日子里会想念曾经的土耳其裔中场天才吗?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点击进入相关超级页:
厄齐尔超级页—看厄齐尔的一切
德国超级页—看德国队的一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